广电高清电视广告
山东有线APP广告
视频点播广告
看世界杯还是山东有线更靠谱

宋哥印象

之前对宋哥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刚来卫固的那个冬日,临近春节,傅山科苑小区网络升级,原先的地上箱须改为光交箱,那天天空飘着雪花,北风飕飕地刮,手裸露在室外一会就有冻僵的感觉,而宋哥竟然坐在光交箱前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忙到晚上近八点,顺尾纤,贴标签,熔光纤,午饭、晚饭都没吃。当他一脸轻松地跟我说信号都恢复了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他满脸挂着的冰霜和疲惫得有些弯曲的腰身。其实那天的工作本来是计划两天干完的,但他担心用户看不上电视着急,就紧着一天干。

后来听说宋哥熔接光纤是全公司一顶一的高手,并且知道了那个连手都伸不出来的冬日,他一个人熔接了近300芯光纤。再后来,如遇大故障,只要有宋哥在,就不用担心信号恢复的问题。

为了配合傅山文明村验收工作的顺延开展,傅山大道段长达3.5公里的光缆必须在7月17日前完成下地工作,时间紧,任务重。这次宋哥又作为技术骨干来到了现场。在一周的相处中,我对宋哥有了更深的印象。

第一天跟随傅山信息部孟主任勘察现场做统一规划,宋哥把傅山大道沿线公司每一条光缆所带信号情况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我惊异于他超强的记忆力,要知道那些旧缆多数早在2006年就拉上了,中间随着业务的拓展,又陆续拉了一些,足足有十几根缆,连带着不同的小区、单位,承载着各类业务。问他怎么记得如些清晰,他说没什么,只是每次工作的时候,多上点心去记而已。而后在一些细节问题上,他一再与孟主任沟通,主要是如何既能圆满完成光缆下地的任务,又能最大限度地给公司节约成本,比如探寻最近的路由、借用傅山资源帮我们开通道路等等。尚未开始熔接环节,他就忙着帮工程人员放线穿线,拖线、钻井子,他总冲在前面。

第二天,光交箱立好,光缆到位,可以熔接了,天空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宋哥那天胃痛,工作性质导致的饮食不规律是胃病的主要起因。但他边支帐篷,边跟一同熔接的同事开玩笑:“来吧,咱搞个技术比武,看谁熔得又快又好”,然后往那一坐,随手拿了个矿泉水瓶子往腹部一顶,埋头开始干,这一坐就半天没挪地方。

第三天开始,淄博进入了持续的高温模式,站着不动都能让人呼呼冒汗的温度,让露天作业难度增大,也导致大家的情绪不稳。每每遇上难题,宋哥总是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大家排忧解难,还充当润滑剂;而当大家疲惫不堪的时候,宋哥又成了充气桶,为大家加油鼓劲。

第四天出了个大意外,我们前一天刚刚穿好的地下管线,被其他公司的挖掘机不小心挖成了90度角,管子内已下好的四条光缆很可能被折断,整个傅山的主信号就走的这几条光缆。那天我第一次见宋哥急眼,他不顾一切地冲下地沟,徒手就去挖陷在泥土里的管线,卯足劲往外拖,看他那急切痛苦的神情,他那发疯似的动作,我的心彻底被触动了,感觉埋在地下的不是公司的光缆,而是他的亲人。看着他的背影,我感觉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第五天的工作依旧不顺利,因为傅山管线不通,备选的两个管井之间距离超出200米,宋哥他们费了老大的劲才把光缆穿通,但足足耽搁了半天的时间,旧线信号已停,原定下午五点开通信号的计划肯定要拖延,宋哥心急如焚。我去给他送水,他连头都顾不上抬,两手一直放在熔接机上,后背的衣服已被汗水浸得透透的。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他打来电话,说信号恢复了,还一个劲提醒我千万给用户做好解释工作。

第六天,所有的信号都割接完毕,宋哥不放心,把我们站上的网格经理请去一条条挨着核对线路,唯恐出现一丝的纰漏。用他的话说:干技术活必须认真仔细,我们的一点失误就会导致用户看不上电视,势必影响公司的形象,这是绝不允许的!

第七天是收尾工作,为了节约公司成本,大家把原先架空的旧光缆抽回来,以备他用。因年久线多,联通、移动跟我们的光缆都搅在了一起,想拉出相当困难。大家像纤夫一样把光缆往肩上一扛,弓起身子使劲往前拽,宋哥边拉边不失时机地给大家喊着号子,烈日炎炎,但酷暑却奈何不了这帮广电硬汉。休息的当口,我发现宋哥被光缆拉得乌黑油腻的双手多处被磨掉了皮,忙去给他找创可贴,他却一脸无所谓,说是很正常,整上创可贴干活不方便,说完又去挑缆拽缆了。

这就是宋哥,一位普通的广电网络技术人员。对了,今天,我问他哪年出生的,他说是1962年。

宋哥,叫宋伟杰!